<p id="1lrlh"><ruby id="1lrlh"></ruby></p><track id="1lrlh"><noframes id="1lrlh"><progress id="1lrlh"></progress>

      <pre id="1lrlh"></pre>

      <video id="1lrlh"><track id="1lrlh"></track></video>

      <address id="1lrlh"></address>

      <em id="1lrlh"></em>

      張玲說法|國家電影局發文打擊“XX分鐘看電影”短視頻追劇完蛋了?
      2021-04-30 21:08
      來源: 深圳新聞網
      人工智能朗讀:

      張玲說法|國家電影局發文打擊“XX分鐘看電影”短視頻追劇完蛋了?

      關注網絡熱點,直面網友關切。張玲說法,從身邊網事入手,讓法律好懂好用,做你身邊的法律智庫。歡迎你把更多的法律案例和困惑告訴我們,我們請法律專業人士來解答。(電話:83521468,傳真:83911897,郵箱:zhangl@sznews.com)

      見圳客戶端.深圳新聞網2021年4月30日訊(記者 張玲 實習生 鐘麗珊 肖慧涓)4月28日,國家電影局網站發布消息稱,將打擊短視頻侵權盜版行為,特別是“XX分鐘看電影”等短視頻侵權盜版行為。此前,一封由70多家影視傳媒單位和500位藝人的聯署倡議書,已經在網絡世界掀起一波議論。倡議書要求公眾賬號生產運營者嚴格遵循“先授權后使用”,清理未經授權的各種短視頻(包括速看、合輯等)。上述兩條消息連續發布,網友議論紛紛。有人說,爛片還不能吐槽了么?還有人哀嘆,短視頻追劇的“末日”來了。甚至有人表示:沒有了短視頻,再也不會看劇了!

      (更多深圳法治新聞,請點擊:深圳法治發布

      本期張玲說法,我們邀請廣東君田律師事務所主任黃志明律師,聊聊短視頻和電影電視版權那些事。


      國家電影局官網頁面截圖。


      記者:看到這兩條新聞,憑法律人的直覺,您的第一個想法是什么?

      黃志明律師:看到這些新聞,我內心是為之叫好的。如今的短視頻市場上,侵權問題已經不容忽視。此前,雖然侵權的行為也時有發生,也有一些權利方提出了聲討,但是很少有人提起訴訟。此次國家電影局的聲明,各影視傳媒單位及影視行業從業者的聯合倡議,都可以視為我國在知識產權保護領域的一次具有意義的發聲和探討。


      黃志明律師接受"張玲說法"欄目采訪。

      記者:從版權的角度看,什么樣的短視頻可能會有法律風險?什么樣的短視頻是在合法的范圍內?

      黃志明律師:關于電影電視的短視頻中,大致分為三種,第一種情形是將影視作品中的精彩片段分割成若干幾分鐘的小視頻,然后上傳到網絡平臺上供公眾瀏覽。這種短視頻,雖然是時間短,但原封不動地向公眾傳播影視作品,如未經影視作品版權人許可,則毫無疑問侵犯了版權人的信息網絡傳播權。

      第二種情形是制作者將原電影的情節濃縮到幾分鐘內(俗稱“梗概”),然后通過戲謔調侃的方式概要的講解給觀眾,解說的同時配上原影片的相關畫面,也就是所謂的“幾分鐘看電影”。這種短視頻通常會保留主要人物、人物間的關系、人物性格等要素,并且在解說的時候按照影片劇情的發展展開,雖然在細節上相較原作品有較大刪減,但是并不影響觀眾了解影視作品整體劇情,因此該類短視頻在內容上與原影視作品構成實質性相似,構成版權侵權。

      第三種情形是制作者將多個電影電視進行剪輯融合,形成新的一個故事情節,進行二次剪輯創作,這種情況下未經影視作品版權人許可,也是可能涉嫌侵犯了版權人的改編權或匯編權的。

      同時,這里要說明下:我國刑法針對侵犯知識產權的行為作為一個獨立的犯罪類別,規定于"破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罪"中,從而對侵犯知識產權的犯罪,第一次以刑法基本法的形式作出了規定,加大了對于此類犯罪的懲罰力度。因此上述行為還有可能涉嫌刑法犯罪。

      著作權法規定了多項合理使用范疇:包括為個人學習、研究或欣賞;為介紹、評論某一作品或者說明某一問題,在作品中適當引用他人已經發表的作品;或者是新聞媒體報道當中不可避免地引用已經發表的作品等。

      判斷是否構成合理使用有幾個重點考量因素。第一點,引用的作品本身一定要是已經發表的作品,假設是還沒有在影院上映的作品,你提前做了披露,這不光是著作侵權的問題,還可能涉及商業秘密;

      第二點,使用的目的必須發生變化,即構成轉換性使用,比如為了說明某個問題,或者去評論某部作品而使用一些影視片段;

      第三點,就是所謂適當引用,在這一點上首先就是必要性問題,也就是說,要考慮引用的量和質的問題,引用的數量、次數等是否已超過了為介紹、評論、說明所需的必要限度,是不是披露了影視劇的重要情節、關鍵內容,從而造成對原權利人利益的損害。

      此外還要考慮,當在后的B作品傳播時,是否構成了對在先A作品的實質性替代。如果觀眾看了5分鐘短視頻后,對原作的情節和關鍵點都知道了,就可能構成對原作A的實質性替代。當存在實質性替代時,就會對權利人造成損害。

      黃志明律師接受張玲說法欄目采訪錄制中。

      記者:有人擔心以后是不是看不到這類短視頻了,能看到好劇的幾率低了。您認為呢?

      黃志明律師:法律所制止的是未經授權的短視頻,并不是“一刀切”的把所有短視頻都制止了。打擊侵權短視頻的核心是保護知識產權,建立起更健康、有效的內容產業循環。制作者可以在經影視作品版權人許可的范圍內,進行創作或剪輯。

      記者:說到授權,這個可能是最困擾短視頻作者的問題。有短視頻愛好者吐槽說,獲得版權方授權的渠道和程序不明確、過于繁瑣……請問黃律師,有沒有更好的解決辦法?

      黃志明律師:這個問題需要多方協商探討。曾經有人提出建議,可參考音樂類的授權,音樂版權人與各大短視頻平臺達成跨平臺的音樂素材合作,享有某種“素材權利庫”的主體、平臺,與用戶平臺達成素材使用的合作,既可以排除侵權的風險,又可以為用戶提供豐富的創作素材、提升平臺用戶活躍度。我覺得這也不乏是一個有效的做法,但是還是需要多方一起進行探討,合作共贏。

      黃志明律師認為,可以參照音樂版權的授權探討影視作品的授權方式。

            【關于黃志明律師】

        

      黃志明,廣東君田律師事務所合伙人、主任。

      黃志明律師是一名在企業實踐中成長起來的律師,深諳法律對企業經營的重要性,未執業前其分別在私營、國有、港資企業擔任了十年總裁及其他高管的職務,在商事領域積累了豐富的實戰經驗,長期擔任多家企業以及政府機關的常年法律顧問,使其熟練地將法律服務與企業管理實踐相結合,能為企業提供頂層股權設計、規章制度、審查日常合同等綜合性法律服務,以及在各類商業項目中提供專業可行的商事法律意見。成功代理各類案件數百起。


      [編輯:劉婷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