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 id="1lrlh"><ruby id="1lrlh"></ruby></p><track id="1lrlh"><noframes id="1lrlh"><progress id="1lrlh"></progress>

      <pre id="1lrlh"></pre>

      <video id="1lrlh"><track id="1lrlh"></track></video>

      <address id="1lrlh"></address>

      <em id="1lrlh"></em>

      走!跟漁民出海捕魚去
      2021-08-21 10:00
      來源: 深圳晚報

      走!跟漁民出海捕魚去

      人工智能朗讀:

      小漠鎮旺漁村碼頭航拍圖。許凱斯攝

      清晨,小漠鎮旺漁村碼頭一片繁忙景象。深圳晚報記者高向榮攝

      小漠鎮旺漁村的漁民在近海捕魚。深圳晚報記者高向榮攝

      原標題:走!跟漁民出海捕魚去

      捕魚時留大放小,讓小魚繼續在海里生長

      讀特客戶端·深圳新聞網2021年8月21日訊(深圳晚報記者 高向榮)8月16日,歷時三個半月的南海伏季休漁結束。深圳市深汕特別合作區小漠鎮旺漁村碼頭仿佛按下重啟鍵,切換到忙碌又鮮活的場景。近兩百艘漁船正準備出海,深晚記者跟隨早已鉚足干勁的漁民一起出海,見證今年開漁“第一網”。

      深汕特別合作區自然風光旖旎,山、林、海、島、河、湖、濕地、溫泉匯聚,50.9公里海岸線綿長優美,1152平方公里海域水質清澈。小漠鎮在深汕特別合作區西南部,片區臨海而立,山環水繞,擁有20公里優質海岸線,淺海灘涂廣闊,沙粒細小均勻,海水碧綠淸澈,海洋資源豐富。

      18日清晨5時許,天微亮微涼,小漠鎮旺漁村口的碼頭早已人頭攢動,鮮活喧囂。

      岸邊漁船發動機的“突突突”此起彼伏,交織著碼頭上的人們交易的喊話:“這魚怎么賣?”“那些蝦一共多少錢?”“便宜賣給你了”……在這樣一幅充滿煙火氣息的漁民生活畫景中,深晚記者跟隨本地漁民蘇海文和他的父親,登上漁船,迎著徐徐海風,緩緩駛出小漠漁港。

      出海捕魚:留大放小

      每次出海都有期待

      漁船出港行駛一段距離后,蘇海文定好船速,起身與父親一起撐開漁船兩側的拖網桿,放下兩條拖網,趁著下好網拖魚的空隙,父子兩人才開始吃早餐。早餐過后,蘇海文控制漁船,他的父親則是把幾個魚筐擺好,“一會撈上來的海鮮,就可以先在船上分類?!碧K父說。

      漁船在海上緩慢行駛幾十分鐘后,停船收網,父子二人齊心協力拉網,一邊拉一邊抖,將附在拖網上端的海鮮全部抖到底部。幾分鐘后,蘇家父子將漁網全部拖上船尾,將漁獲倒置在船板,仔細挑出其中有價值的魚、蝦、魷魚等分類裝放,同時將個頭小的魚扔回海里,蘇父說,“留大放小,讓小魚繼續在海里生長?!?/p>

      第一網漁獲全部處理完畢后,蘇家父子再次將拖網放入海里,又開始海上的緩慢拖網之行。同樣的操作不斷地循環。

      漁船靠岸后,蘇海文將再次清點漁獲,“這一上午打的魚不打算賣了,留著自家吃吧。下次早點出去,爭取能有更好的收獲?!鄙钔碛浾吆吞K家父子道別,也結束了此次短暫的出海之行。深晚記者將會奔赴下一個不同的新聞現場,蘇海文將會繼續奔向神秘遼闊的海洋。

      碼頭特寫:特色“招標”

      土生土長的旺漁村村委副書記徐火生父輩、祖輩皆是以捕魚為生,他自15歲開始就跟著父輩們出海打漁。幾十年的捕魚生涯,練就了他過硬的捕魚本領,最高光時刻,他出海一天捕撈到了上萬斤魚,成為附近有名的捕魚能手。

      說起漁民生活,徐火生娓娓道來:漁民出海捕撈一般有四種方式:拖網、流動網、圍網、網籠。拖網主要是根據漁場所在海域的深度放繩索至海底,漁獲多為海底的魚以及瀨尿蝦等;流動網是根據海水的流動方向進行放網,讓漁網隨海水流動,漁獲多為浮魚、帶魚等;圍網就需要一定的經驗了,需要漁民看準海面哪個區域會有魚群,并且需要三四條漁船共同配合作業,漁獲多為海白魚,運氣好的時候一網就可以捕到幾百斤;網籠的漁獲對象基本為蟹,可以在海里放置幾天再收。

      漁民出海歸來的漁獲怎么處理?作為一枚“門外漢”,深晚記者對碼頭交易十分好奇。

      徐火生告訴深晚記者,分量小的一般留著家用或者在碼頭上散賣,分量大的會分為固定收購方以及上岸后碼頭“招標”。碼頭“招標”很有趣,方式也很簡單:幾個收購方看過船家的漁獲后寫好價格給船家,船家以最高價為主賣給收購方,雙方不需要白紙黑字簽約,在信任的基礎上完成交易。這也是在漁民圈約定俗成的規則。若一方反悔,將會在圈內造成不良影響,以后不會再有人與其交易。

      不過,隨著網絡時代的到來,新的業態方式也開始出現了!“近年還有一些會通過電商平臺、朋友圈或者直播等方式來銷售?!毙旎鹕a充道。

      漁民生活變遷:從隨時出海到依規出海

      作為資深漁民,徐火生更懂得漁民的辛苦:“不僅要忍受海上的風吹日曬,還要應對海上的突發情況?!?/p>

      徐火生剛學捕魚時,有一次與叔叔一起出海遇到了臺風,全靠船上的有經驗老漁民用各種手段穩定船身,才驚險萬分地靠岸了。上岸后他才發現,一同出海的漁船,有人因為靠不了岸永遠留在了海里。這件事讓他明白:收獲與危機并存,出海需要經驗和應變能力。他對大海也更加有敬畏心。

      現在這種危險的情況愈來越少。徐火生說,伴隨著近年來全區加快與深圳一體化發展,區職能部門各項功能逐步完善,特別是區農業農村和海洋漁業局的成立,讓小漠鎮的漁民的生活也有了變化。

      “以前出海沒有那么多規定,想去就去?,F在不行了,區里出臺的各項文件具體落實到每位漁民,比如惡劣天氣時,必須要船靠岸人上岸。這些制度一方面約束漁民遵規守紀,另一方面更好地保障漁民的人身安全?!毙旎鹕f。

      據介紹,現在出海的每條漁船都裝有GPS定位,區相關單位也會及時的將天氣情況發送信息至漁民手機,海上除了巡邏船還有應急救援船,市、區、鎮干部也會定期走訪抽查以及安全培訓,給予了漁民極大的安全感。

      這幾年,深汕特別合作區規劃建設了占地22平方公里的小漠灣文旅小鎮,將基于優質景觀資源和歷史文化資源,力爭打造成為高品質文旅標桿。這也與漁民的生活息息相關。

      “看著破土而出的建筑越來越多,看著周邊的村落逐漸舊貌換新顏,看著村民的生活水平逐步提高,我心里就在想:讓小孩在外努力學好技術本領,在家鄉有需要的時候我會讓他回來工作,為家鄉的發展盡綿薄之力。當了大半輩子的漁民,也該為這塊熱土做一些事了?!毙旎鹕f。

      [編輯:施冰冰]